keepre

您好,圈名keeper,企鹅号:3495645776

#首戏

#ooc

#意识流

快乐一次又一次的在现实中被碾碎,泪水汇聚在一起掩盖了全部碎片,然后在太阳下蒸发,形成一片又一片的云彩,它们全部都向西,许是去世界的另一头去寻找仁慈的上帝了。

戴在我脸上的那张虚伪面具何时会被他们戳穿?

白桌子的中央插着一把沾满血迹的厨刀,刀刃上还带着一些内脏组织。

她就坐在我对面,衣着整洁,没有什么巨大的伤口,没有什么沾满血液的斧头,没有什么会动的小瓷人偶,不错。

她冲我微笑,然后随口说出:

“再见了,Thonmas,我必须离开你。”

时钟指针在此时开始疯狂的旋转,那些怪物们在各处狂笑,她的脸在融化,问候的话语被扭曲,我头疼欲炸,低语着:

“这是现实吗?还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噩梦?”

我想真正的答案早已经在自己的脑海里慢慢的模糊掉。


【顶置】

您好

这里圈名keeper,您可以直接称呼我为keeper,或者是CuSO4【就是硫酸铜....不要再问了.】,或者是Simon......

称呼随意。

一看就是一名垃圾画手,沙雕文手,制杖语c人,作品动不动就往外放的。

在scp圈,疯人院【在圈子的边缘疯狂试水】原创

情绪化严重,过于脆弱,一打就碎,时不时的负能。

高一狗。

没了。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可爱

陪伴着你:不朽的它①



胸膛里似是有一条蛇,慢慢地缠绕住了我的两片肺叶

濒临窒息。

似乎即将要失去属于自己的鲜活生命。

代表救赎的圣光照在了我的头顶

举起那双布满划伤的手,面对着举着武器的暴军们,自言自语道:

“我实在是没法在忍受下去了......我是真的很生气.......但是我不想与他们发生争执......因为现在的我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上帝啊....”

眼泪慢慢地划过了脸颊,留下了两道温湿的泪痕。

谁又能诉说出我内心中的痛苦呢?

我已经惧怕黑暗,虚伪的食人野兽,迷失的黑色羔羊,用谎言迷惑众生的毒蛇,以及邪恶的撒旦了。

我抬起了沉重的头颅,看向了圣光的源头,大声的喊道:

“耶稣啊!您是全能的父,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儿啊!您曾降临于人间审判过活人死人啊!现在您何不降临于此,来审判这些狂徒啊!”

话音刚落下,代表救曙的圣光便慢慢地消失在了我的头顶上。


陪伴着你:不朽的它.序

等我毕业后,一定要自杀。

这个愚昧的想法几乎是每天,每个月,每年都在会我的脑海里不停的浮现。

我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比如努力的去学习画画,将所有的烦心的事,讨厌的人都给抛之于脑后。

可是这并不起任何作用。。。。

不起任何作用。。。


天使曾告诫过人们不要伤害自己的肉体。那是一场自己的灵魂与内心深处恐惧的激烈战斗。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可能就在参与其中。























在那里,在这里。

曾经想在讲台上,运动会上,笔下,你们的眼睛里,展示真正的自己。

懦弱的我,垃圾的作品,他们都是这么称呼的。

梦想在何处?我是属于它的?还是它是属于我的?

发疯一样的梦。

梦。

只有梦。

我的梦想。

它不可能成为现实。

当同学们愉快的玩耍时,而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我却安安静静的蹲在角落里想着如何打碎教室的玻璃不会被老师和同学们发现。

消磨时光。

我曾经被一条黑色的毒蛇所缠绕,獠牙狠狠地刺入了我脆弱的脖颈,注入毒液。

从此以后,它就跟着我,无处不在。

无处不在。

从此以后,我不会与人交流,我不会团体合作。

就像是一具牵线木偶。

失望,让父母丢尽了脸。

我恨我自己。

恨透了,麻木了。

所以,亲爱的,亲手扼杀死我吧。

将我做成琥珀之尸。

让我陷入腐朽的永恒吧。

那里,才是罪人的归宿啊。